小埋失眠了?这也是当然的,毕竟,七实说了那样的话,她又怎么可能不失眠呢。

“啊!动画化交给我来做什么的,不是在开玩笑吗?”

家里就她自己,七实早上接了通电话,似乎是有人约她,刚刚走的,没有事做,加上心里的烦恼不少,小埋在床上翻来滚去,偶尔看看手机,翻看着那些已经看过好几遍的声优介绍,注意事项。

忽然想起七实出门时,是戴着口罩和眼镜,贝雷帽,鬼鬼祟祟的样子,小埋狐疑,那是去干什么的,难道是和什么人约会?

另一边,七实这,和平常人一样的外出,没有再对自己的形象加以掩饰,因为高处,有个八意永琳在盯着,魔法的波动,异样,更为显眼,七实是使用的常规手段,尽量走人多的地方,以人群为掩护。

没有直接去看,仅以余光就可瞥见,位于尽高处的塔顶,孤零零站在那的倩影,七实拉低帽子,紧了紧口罩,站在咖啡店的门前,左顾右盼,明显是在等什么人?

没让她久等,很快从街对面那,走过来一位少女,留有一头长发,和七实一样,佩戴着口罩和帽子,缺的不过是眼镜罢了,七实一眼就认出对方,待那人从街那边走过来,主动的迎上去;“你就是小实,浦川实对吗?”

“恩?你是?”没想到伪装成这样,还被人一眼认出,浦川实惊讶,再看面前这人,包裹打扮的比他还严实,一种莫名的违和感浮现。

七实一手眼镜,一手口罩的揭开了一下,给浦川实看到她的脸,后又马上盖住。

“吓!天,天哪!你是!你你你!”怪叫出声,就声线上的怪异,让七实愣了下,上下打量着浦川实,嘘了声。

“冷静,有话进去里面说,这里人太多了。”

浦川实赶紧捂住自己的嘴,不住的,或者说愣楞的在点头。

长发瓜子脸美女清新俏皮清瘦身材甜美写真

进入咖啡店,找了个人少的角落,不用担心被人看到,七实得以摘去眼镜和口罩,包括帽子,完整的形象展露出来。

浦川实的嘴巴张大,不可置信的看着对面坐着的,一脸病态模样的美少女;“真的假的!真的是七实吗?”

“哎,如假包换。”七实点头笑道,转而表情变的古怪,盯着浦川实的脸看,半响;“你,是男人吧?”

惊!浦川实眼睛不自觉的瞪大;“说,说什么呢!哈!呵呵呵!看也能看出来吧,我是女的!”

“你都冒虚汗了,嘛,那些都没关系啦,你专门叫我出来,是有什么事?”

伪娘?女装大佬?

没错,几天前第一次见时,七实还没辨认出来,这次,特别是刚刚在外面,见到她真面目的那个瞬间,浦川实的惊讶怪叫,泄露出了自己的本音,这才让七实产生了怀疑。

渐渐地经过细微观察,得出了准确的答案,对面坐着的这个美少女,其真身是,男人。

浦川实赶紧擦掉自己脸上的虚汗,干咳着,不知道该怎么说好,七实也不急,叫来服务员点了些东西,做生意不易,七实也不会吝啬到来白占人家的座位不消费。

“那个!我是约的小七,她,她怎么样了?”几分钟时间,人家服务员把东西都给上齐,浦川实才开口,只不过那个声音嘛,糯糯的太低了。

是了,第一次见时,七实的形象是经过魔法的掩饰,在别人看去,就是完完全全的另外一个人,七实还自称为小七来着,浦川实不会想到,所谓的小七,其实就是七实,这个七实当然也不会戳破。

“小七是我的半个代言人,她正好有事,没空,而我刚好没事做,就来了,如果是不能对我说的话,那很抱歉,但有需要,我可以帮忙转告。”

“不,那倒不用!其实,这件事跟七实小姐的关系更大,唔!”

“干什么?有话就说,支支吾吾的可不像男子汉哦。”

貌似对这句话很敏感,在意,浦川实涨红着脸,犹豫再三,起身,啪的一脑袋磕在桌面上,震的咖啡和甜品一颤;“可以拜托您!七实小姐,来我们的综艺节目吗?”

“这是什么?你反应太大了,坐下来慢慢说!”七实哭笑不得,这家伙在行为举止上还是蛮有男子形象的,只不过那美少女的外表,没啥说服力罢了。

“听说过AKB48吗?这是一个全女子偶像组合,我,就是在这里出道的!额···那个,偶像!”说起这个,浦川实一脸的尴尬,毕竟被识破了他男人的身份,总感觉会被误会。

“AKB里有着几个地区的不同划分,所擅长的点也不太一样,我现在刚好是在其中,负责电视综艺的这块!七实小姐有看综艺节目吗?就是那种请偶像,歌手来,大家做游戏,聊天!类似这样的,少数时候会恶搞一下!”

七实恩了声,没有说看没看过,她现在的心思都在漫画,动画,以及游戏上,综艺节目什么的,完全没去关注啊。

“是这样的!我,那个!就是,想麻烦,不,是想拜托您!七实小姐,可不可以来我们的节目,做一次嘉宾呢?不会太麻烦的,就是说说话,谈几个问题!”

懂了,是想借她的关注度,来提高节目的收视率对吗?对电视台的综艺节目来说,收视率就是命,人气不高,收视率不好的节目,被砍掉也是顺理成章的事,七实此前从未上过任何的综艺节目,对这个未知的领域,本能上抱持着敬畏的态度。

“上或者不上,这个我没办法马上回答你,能给我点时间考虑吗?”七实想着,给出了这个回答。

浦川实喜出望外,连忙点头;“当然可以!没有直接拒绝我就是目前来说,最好的消息了!谢谢!”

“现在说谢谢还太早。”

“不!七实小姐能考虑我的请求,光是这一点,就足够了!谢谢!”

七实哈了声,难言的搔搔脸颊,端起面前微凉的咖啡轻抿一口;“我尽量在一到两天内给你回答,在那之前,还请稍安勿躁。”

说是这么说,其实从此刻开始,浦川实的心就已经是七上八下,忐忑的不行,满脑子都在想着,七实会不会来?会不会答应?拒绝了怎么办?答应了又要怎么搞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