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? ,,

   贺芷灵手里提着吃的,站在门口看着我和黑珍珠。

   我和黑珍珠,我是坐在病床,黑珍珠坐在我面前,我们围着小桌,小桌上摆满吃的。

   门口有强子阿楠他们这些人,他们为什么能让贺芷灵轻易进来?

   那还是证实了我的设想:就是黑珍珠设的局,故意放贺芷灵进来撞见黑珍珠喂我吃饭的。

   幸好,幸好。

   幸好没有让黑珍珠喂饭,否则,又要吵起来了。

   只是,我拒绝了黑珍珠的喂饭,黑珍珠是有些生气了,因为我破坏了她的计划,但是她要生气,也不会太生气。

   我也没做错什么。

   贺芷灵倒是先开口了:“哦刚好,来看张河了,那就一起吃饭吧。”

   黑珍珠说道:“是啊,我们公司的人住院,我应该来的。”

   贺芷灵说道:“也不知道什么公司,动不动就能让自己的人受伤住院。”

   粉嫩的旗袍姑娘清爽可人

   贺芷灵明着骂黑珍珠呢。

   看来,她们又要开始吵了,我是拦也拦不住的。

   黑珍珠说道:“这是我让他受伤的吗?自己问问他。”

   贺芷灵看着我,问:“是吗。”

   让我怎么回答!

   我说不是,那得罪贺芷灵,我说是,那就是得罪黑珍珠。

   们真的是会玩,这么玩死我。

   见我不想回答,她们可不会善罢甘休,贺芷灵马上又问:“是吗?”

   是吗?是吗。

   她们都在逼视我。

   我小心翼翼回答道:“是又不是。”

   贺芷灵说道:“那就是是了。”

   黑珍珠说道:“难道是我让受伤的?”

   我说道:“其实我去执行一些任务,然后我自己愚蠢,就受伤了。”

   贺芷灵对黑珍珠说道:“去执行一些任务。”

   黑珍珠说道:“他自己愚蠢受伤。”

   好吧,两个人对峙上了。

   我松了一口气,这一个险关,算是过了一点点了。

   可是看起来,她们还没完。

   贺芷灵说道:“也是只有们的公司,才会让员工受伤。”

   黑珍珠说道:“们公司又怎样,问问自己,能给自己的员工那么优厚的待遇吗。他如果给做事,放权给他吗?做总经理。管完整个集团。”

   贺芷灵说道:“就是利用他,让他给卖命,推他出去挡子弹。”

   黑珍珠说道:“问问他是什么待遇?他在我这里赚了多少钱?跟着那破监狱,有钱赚吗。真有钱赚吗?那区区一点死工资,最多加一点外快,过节补贴,有什么用呢。”

   贺芷灵说道:“既然们这里那么好,怎么不让他不要跟着我。”

   两个女人,都是顶尖智慧的大美女,居然会这么吵嘴,这倒也罕见。

   黑珍珠说道:“他是为了义气。”

   贺芷灵说道:“不,因为他喜欢我,我是她女朋友。”

   这句话,噎死了黑珍珠。

   黑珍珠看了我们许久。

   贺芷灵看着我,眼睛里期待着什么。

   我读懂了,她期待着我能承认她是我女朋友。

   这时候,我还能怎么做?

   如果我承认了,黑珍珠气个半死,最坏的结果就是把我逐出公司,和我一刀两断不相来往,任我自生自灭。可是我和贺芷灵的情感,更进一步了,但是我的复仇计划就搁浅了。

   如果我不承认,贺芷灵肯定生气,和我生疏:我贺芷灵都这么对了,却不承认我是女朋友。

   贺芷灵会很伤心,结果就是我和贺芷灵的事,又黄了。不知道猴年马月才会重新建立起这样亲密的关系。

   好吧,为了贺芷灵,事业不要也可以了,以后老老实实跟着贺芷灵手下混也行,我点了点头,说道:“是的。所以这些天,我在这个医院,贺芷灵带我来的,她也照顾着我。”

   说完,我抬头看黑珍珠。

   黑珍珠静静看了我一会儿,说道:“挺好的。那我先回去了,好好休息,早日康复。”

   她也很淡定,并没有发脾气。

   幸好,没有发脾气。

   黑珍珠离开了。

   带着所有的她手下离开了,包括阿楠强子这些人。

   我沉默着。

   贺芷灵走了过来,然后把打包来的吃的打开来,又放在了桌子上。

   却不是把黑珍珠带来的打包的吃的给扔掉,而是拿出来挤了挤,放了满满一小桌子。

   我说道:“这些她之前打包来了,要不扔掉了。”

   贺芷灵说道:“还能吃为什么要扔。”

   心里担心她介意。

   我说道:“算了,有点凉了。”

   贺芷灵说道:“怕我骂吗。”

   我说道:“毕竟是她带来的,我担心看着这些,会不舒服。”

   贺芷灵说道:“这没关系。”

   我说道:“好吧。”

   两人吃了起来。

   我问道:“那件事去办了吧,甘嘉瑜的。”

   贺芷灵说道:“是,在办。”

   我说道:“呵呵,好吧。说黑珍珠会不会把我逐出集团。”

   贺芷灵说道:“然后。”

   我说道:“逐出就逐出吧,有,就够了。”

   贺芷灵冷漠着脸,甚至可以说,是冷酷着脸,说道:“是舍不得她。”

   我说道:“没有的事,怎么会舍不得她。”

   贺芷灵说道:“舍不得她难过。”

   我说道:“说真的,确实有点舍不得她难过的,如果我说无所谓,那是骗的,是假的。对我来说,她对我也有诱惑力,我也挺喜欢她的,就算扯开爱情的感情不说,也有夹杂其他方面的感情,有友情,战友的感情,从这些方面来说,我不愿意见到她为了我难过。”

   贺芷灵说道:“友情,战友的感情,就从其他方面去回报,跟爱情有什么关系?”

   我说道:“好吧,这倒是。确实是因为我很多时候分不清这些那些感情的关系,都混为了一谈。”

   贺芷灵没说什么。

   我说道:“我也不想那么多了,好好和就是了。”

   贺芷灵问:“什么好好和我。”

   我说道:“好好和在一起。”

   贺芷灵说道:“我要和好好在一起?”

   我说道:“不是说是我女朋友吗。”

   贺芷灵说道:“我还说是我老公。也说过是我男朋友。说了那就是吗。”

   我说道:“对,说了就事。我当时说了,就是真的。说了我是男朋友,就是要真的当男朋友。耍赖!”

   贺芷灵说道:“就算是,那又怎么样。那现在我们分手了。”

   我哭笑不得,不带这么玩人的。

   我说道:“好吧,既然不愿意和我在一起,那就。”

   我还没说完,贺芷灵插话:“那就和黑珍珠在一起。”

   我说道:“没有!说啥呢?哪有的啊。”

   贺芷灵说道:“心里不就是这么想吗。在心中把女人排了一个前后的位,第一个是谁谁谁,第二个是谁谁谁,第三个又是谁谁谁。同时追求多名女孩,先从排名第一的开始挑选,追不到第一,退而求其次追第二,第三个。我作为心目中的第一,追不到,那黑珍珠第二,就去追她好了。”

   贺芷灵这说的什么话,她也能说出那么多的话?而且听起来还醋意十足。

   我说道:“我没那么想。”

   唉,女人啊女人。

   其实我也不能怪她什么,因为在乎,所以才会吃醋。

   贺芷灵说道:“吃吧。”

   她沉默了。

   我夹了一口菜喂她,她把头一扭,不愿意接受我喂她。

   我又夹着过去,她又把头扭开。

   看来确实有点小生气了。

   我下了床,走了她身旁,她问道:“做什么。”

   我轻轻抱着了她,她却开始动,要推开我,我急忙说道:“别,我腰疼。”

   她不动了。

   强如贺芷灵,看来也需要哄的时候。

   我说道:“生气了啊。”

   贺芷灵说道:“没有。”

   我说道:“我只喜欢啊。”

   贺芷灵说道:“我不喜欢。”

   她总是这样子,喜欢顶嘴。

   我说道:“好吧,那我自己喜欢好了。”

   正说着,她手机响了,她拿出手机,一个陌生号码。

   因为我从她侧后面抱着她,所以看着她的手机。

   她放在耳朵,喂了一声。

   那边一个声音传来:“琳琳,是我。”

   文浩!

   贺芷灵挂了电话,然后把那手机号码拉入黑名单。

   真够绝的。

   我说道:“是文浩啊。干嘛不聊几句。”

   贺芷灵说道:“喜欢他吗,我给聊吧。”

   我说道:“当然不喜欢。”

   贺芷灵说道:“对前任就是这么态度吧?如果她们还找上来。”

   我说道:“如果她找我,我还喜欢她,那我会和她在一起。如果不喜欢,那就过去了。如果现在我有了现任,那我即使不会马上挂断电话,也最多会寒暄几句,然后挂了电话。”

   贺芷灵说道:“哦。”

   我说道:“别生气了嘛,话说他找干嘛啊。”

   贺芷灵说道:“谁知道?”

   我说道:“想复合。真是有韧劲。”

   贺芷灵说道:“如果做了对不起我的事,我也会这么对。”

   我说道:“那先让我搞清楚一点,我们现在算是在一起了吗?”

   贺芷灵说道:“那说呢。”

   看来,贺芷灵实际上已经是在心里承认,我们是在一起的。

   我是她男朋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