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? ,,

   吃过了饭后,我让吴凯阿楠带人来,开车来,然后送朱华华回去。

   朱华华说不用。

   我说怎么能不用,上次被人暗杀忘了。

   朱华华说那也是刀华还在的时候的事了。

   我说现在我们可是得罪了一个更强的厉害人物,监狱长。

   监狱长对付人的手段,比刀华更上一层楼,我就差点被她干掉几次了。

   让我这么一直说,朱华华也有些担心,所以还是让我们送她回去。

   阿楠开车,吴凯他们在后面那辆车跟着,我和朱华华坐在了后排。

   车子往前开着,我两都没有说话,经历了这么一天,两人都感觉十分的疲惫。

   到了她家的那条路的时候,她说道:“以后要小心。”

   我说道:“是要小心,我经历了那么多次生死,我已经经验丰富,十分狡猾了。放心吧。”

   秋风抚慰野外美丽的民族少女

   朱华华说道:“我们这次的对手,是监狱长。”

   朱华华当然知道监狱长的厉害之处。

   我说道:“兵来将挡水来土掩。我不信我们玩不过她!”

   朱华华看着我说道:“今天进去,我很担心。以后别冒这样的险了。”

   我说道:“我没有选择啊,花姐。如果有得选择,谁会愿意进去呢。可是也知道,我不进去,以后我怎么带人。”

   车子停在了她家门口。

   她却还没下车,伸手过来,抓着了我的手。

   我很奇怪她这样的举动。

   高冷的她,很少有主动说伸手来握着我的手。

   我看着她。

   我问道:“怎么了。”

   她摇了摇头,不说话,也不知道几个意思。

   然后说道:“我回家了,回去路上小心。”

   我说道:“知道了。”

   她看了看我,欲言又止。

   我看着她那表情姿势,笑着问道:“该不是想亲我吧。”

   她说道:“就想。”

   说完,她开了车门,下了车。

   下车后,她对我挥了挥手。

   我看着她进去家门后,我才离开了。

   监狱长的人在经过我们监区的这一次战役之后,沉静了好些天,都没了动静。

   不过我知道她在酝酿着下一次的战役了。

   临近下班,在办公室里,我抽着烟,看着书。

   放在抽屉里的手机,响了。

   我拿出来看了一眼。

   短信上写着:大学城伍号公寓,303,柳。

   我心一惊,因为后面的那个柳字。

   是柳智慧发来的?

   我马上给她打过去,可是,关机了。

   这什么情况啊?

   我敢说,和柳智慧有关的。

   她想让我去找她还是怎样?可为什么要搞得那么神神秘秘的,发来一条信息,就关机?

   难道是敌人利用她来对付我?

   可我的敌人没哪个人知道柳智慧和我关系很好,我很担心柳智慧啊。

   难道是监狱长?

   我马上对监狱长起了疑心,怀疑是监狱长利用柳智慧来给我设个陷阱让我钻进去。

   如果我过去了,估计被套进陷阱里,被弄死在那里。

   我搜了一下地图,大学城的确有个伍号公寓。

   不过,如果真的是柳智慧给我发来的,说明她有事求我,那我不能不去见她。

   我再给她打了几个电话,她根本就是关机的。

   到底是不是陷阱?

   不过,即使是陷阱,我也没什么好怕的,带着我的人过去就是了。

   我马上给了吴凯阿楠电话,让他们纠集三四十个人,几台车一起过去。

   下班后,阿楠开车过来接了我。

   我上车后,问我们的人呢。

   阿楠说在大马路上。

   我说让他们离我们一段距离,包括到地点后,也是离我们一段距离,不能靠太近。

   到了大学城那里,导航到了那个伍号公寓。

   那所谓的公寓,看上去就是城中村那种环境的小旅馆。

   不过看起来街道什么的还是比较干净的,但是车子进来这里就很难,而且很多大学生买东西,街道上很多摊位水果什么的,摆出来了外面,车子即使能开进去,也很难挤。

   我让他们埋伏好几个点守着,我上去找人,我拿了对讲功能的耳麦,带好,然后上去了。

   进去小旅馆后,有个在下面看店的约莫五十岁这样的老板娘问我要不要住店。

   我说我要找人。

   她就哦了一声,然后继续看电视了。

   我上去了,找到了302.

   奇怪的是,302的门在让我敲了两下之后,开了。

   根本没有锁。

   推门进去了之后,我走了进去,这里面还挺大的一个房间,有个榻榻米的大床,还有沙发。

   却没有人。

   也没有任何行李。

   搞什么鬼?

   柳智慧呢,在哪?

   我走出阳台外,然后看着阳台,还有洗手间,人影都没有。

   这个房间没有租出去的吧,空着的,没人住。

   那这个信息是什么意思,让我找来了这里却没有人。

   我马上拿出手机,继续给柳智慧的那个陌生号码打了过去。

   那个号码也很奇怪,我看了一下,确实是1开头的,但是好像挺长,一数,居然比平时的号码多了一个数字。

   这就奇怪了,这什么电话。

   我想了想,估计多半是电脑改了地址后的电话来的。

   这种电话是查不到的。

   柳智慧为了保险起见,这么谨慎也是没办法了。

   突然,一块小纸团从对面扔了过来。

   因为这里楼群密集,大学城以前就是村落来的,这些建筑基本都是民房改成了各个公寓,楼层不高,楼与楼之间距离也很近,对面的阳台居然有人扔纸团过来。

   我抬起头。

   那个人,不就是柳智慧吗!

   她简单的牛仔裤,长发,淡黄色T恤,正在那边阳台看着我。

   她还是那么的美。

   美到让人窒息。

   这装扮,倒真的很像一个校花了,尤其是在这个环境,比起学生来,看起来是成熟了一点点,冷酷美貌的校花姐姐。

   她把食指放在嘴唇,示意我不要出声,然后挥挥手,让我过去。

   我压制心中的兴奋,然后马上下楼,过去了对面的那一家公寓,上去了之后,她就在房门口虚掩着房门等我进去。

   我马上进去了房间里,然后抱着了柳智慧。

   她关上了房门,任我抱着,手轻轻的也抱着了我,把头埋在了我的肩膀。

   我拿着耳麦上的麦克风,对阿楠说我没事了,我要在上面一会儿,们等我。

   接着,我抱着柳智慧,直接就吻了上去。

   这么长时间的揪心苦苦等待,这一刻化作了爆发出来的狂风暴雨,两人滚在了一起。

   当我解下了她的上衣,却看到的是背上一道触目惊心的长长的疤痕。

   那是被刀砍的,如此的清晰,如此的笔直,如此的长,从背上的腋窝过去一点,直接到了下面的脊骨那个地方。

   柳智慧拉着我转头过来,说道:“别看。”

   她吻向了我的嘴,我也先暂时不管那个疤痕了,我把她压倒在了床上。

   ……

   “这么久为什么不联系我?”我问道。

   屋里一片黑暗,天已经黑了,这时候只听到的是街道下面的声音。

   柳智慧说道:“我能找吗?我不能找。”

   我摸了摸她背上的那道疤痕,完美无瑕的她的身体,如同一块完美无瑕的玉,现在有了一刀瑕疵。

   我问道:“这里究竟是怎么回事。”

   柳智慧说道:“被人砍的。被追杀。”

   我说道:“的敌人。”

   她没说话。

   我抱紧了她进怀里,给她扯被子盖好了。

   我说道:“那为什么发个信息给我,就不联系我。”

   她说道:“今天特别想。比以往的任何时刻都想。发了信息后,又后悔了。心里很矛盾,想让来,又不想来。”

   我问道:“为什么呢。”

   柳智慧说道:“因为危险。”

   我说道:“又那么危险吗?我不相信。”

   柳智慧说道:“这刀疤,是我在一家宾馆里面,被人砍的。他们跟踪到了我,推开门就砍,我留了一条路,从窗上往下跳,跳下窗外一处河流里,我在爬到窗上的时候,被他们砍的这一刀。那晚差点就死在河里了,挣扎游了上来。”

   我抱紧这个可怜的女人。

   这不是第一次了,她被追杀很多次了,她为了给家人报仇,她杀了很多仇人,那些仇人一样想要杀了她。

   而不同的是,仇人是一个团伙,一大群人,有权有势,她则是一个人,一个弱女子。

   只不过她有优势的一点就是她在暗处,敌人在明处而已。

   我说道:“那想我就找我啊,怕什么啊,我们那么多人,我好歹带着一大群人呢。”

   柳智慧微微笑,摇头了一下,说道:“远没有想的那么容易。”

   我也明白,我们再强,其实也还是混黑的人,又怎么和那些正统的人比较,如果真的搞起来,人家是正义的一方,而且人和火力,就更不用说了,我们如何和他们对抗。

   我问道:“那怎么发了个信息给我到那边去。”

   柳智慧说道:“开了两个房,为了安。”

   我不懂这样做是什么意思。

   柳智慧说道:“选择在这种地方,也是因为方便逃跑,而且登记容易,假身份证就可以了。没人查得到。我总不会光明正大去大酒店去住吧,是联网,他们很容易查到我的踪迹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