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? ,,

   我让贺芷灵带着我上楼上去看,看厂后面那块空地,聚集了好多蓝色工衣的很多工人,还戴着安帽,在贺芷灵厂区后门门口大喊大叫的。

   我看着下面的这帮人,几百号工人,挺有意思的。

   我说道:“那那些空地上的车子是们的,然后那边机械是他们的是吧。”

   贺芷灵说道:“一直是空地,上面规划是五年之内建一个广场,可是到底什么时候动工谁也不知道。刚好我们两家工厂离得最近,就成了我们停车,摆放货物的地方。”

   我说道:“表姐啊,堂堂贺芷灵,连这点小问题都搞不定。看员工,那么多人,叫出去和他们开打就好了啊,怕他们干什么!”

   贺芷灵说道:“脑子进水了。”

   我说道:“怎么,难道不是吗?看厂里员工也那么多,捞一人一个啤酒瓶冲出去,就能干翻他们了。他们重工的,最多拿扳手锤子,不怕了。”

   贺芷灵说道:“我找们,们是专业打架的人,我找我们的人进去,就算打赢也是两败俱伤,我可不想我员工受伤,不想赔医药费,更不舍得他们受伤,他们还要干活,我也心疼。”

   我说道:“哟哟哟,也会心疼员工,怎么不心疼我?怎么不心疼我的人。”

   其实她说的挺对,她的人不是专业打架,冲进去了,就算打赢也是两败俱伤,而我们的人是专业打架,一百个打这几百个没问题,而且是毫发无损,最多有人挂点彩吧,但是肯定是杀得他们兵败如山倒,毫无反抗之力了。

   反正贺芷灵出钱,而且我也算是帮了她的忙,那就这么做吧。

   韩国美女温婉曼妙动人心弦美图

   贺芷灵说道:“我说过了,们是专业打架,不一样。”

   我说道:“好吧,知道了,这就叫人。”

   我打电话给了强子。

   挂了电话后,我告诉贺芷灵:“他们过来了。要不这样子,先让的人也隔着厂围墙和大门跟他们对骂挑衅,让他们先不要离开,然后我们的人过来,冲进去就打。”

   贺芷灵说:“好。”

   她布置任务下去了。

   一会儿后,她厂区的很多员工隔着厂区大门,还有围墙护栏,跟着外面的重机厂的员工对骂,大家互相投掷石块,有点乱啊。

   我说道:“不过估计他们被打之后,可能会报警。”

   贺芷灵说道:“报警好啊,让警察抓我就行了。”

   我说道:“是,嚣张了。”

   贺芷灵反正报警是不怕的了,警察抓她又怎样,是这帮人先来闹的,她没错。

   再说了,抓她去了,那这些打人的人也不是她叫来的,她说不知道就是了,警察都敬她几分,估计她爸是局长,能拿她怎样。

   我抽着烟,看着那帮重机厂的人大喊大叫朝贺芷灵啤酒厂里投掷石块。

   贺芷灵拿出来了手机拍摄,说这就是证据。

   我说道:“嗯,这就是证据,要不学监狱那招吧。”

   贺芷灵问哪招。

   我说道:“开出厂区的门,然后骂他们,他们忍不住冲进来打人,们再赶走他们,这段视频证据,就让站在了法和理的一边了。”

   贺芷灵点点头:“够阴险。”

   我说道:“能不能换个词,这叫看问题面,聪明。”

   贺芷灵让手下故意开门挑衅,结果那帮重机厂的人真的打过来了,然后又被贺芷灵的员工打出去,接着他们关上了门,双方还是隔着门和围墙对峙。

   这招还是以前在旧监区,和新监区的人对峙打架学来的,谁越线打人,谁理亏。

   重机厂的人越线了。

   他们理亏,法和理都是吃亏的。

   贺芷灵问:“到了吗。”

   我拿了手机,准备给强子打电话,强子说人到了,停在了围墙的另一边。

   我说道:“动手吧,别打死人了,麻烦。”

   强子说知道。

   接着,近百人戴着口罩戴着帽子突然从旁边的那堵围墙冲出来,奔向了这帮还在往贺芷灵工厂里嚣张的投掷石块的重机厂工人。

   他们还不懂危险降临。

   当一部分人喊叫起来被打的时候,他们才发现,有一股不明势力对他们进行了打击。

   果然是兵败如山倒,专业和非专业的就是不一样。

   一帮是专业打架的,一帮是专业上班的。

   专业上班的被专业打架的打得找不着北,反抗都没得反抗,有人带头跑,马上有人跟着跑。

   我们的人冲上去狠狠打了他们一顿。

   啤酒厂的员工一看,大家拍手互相叫好,打得好,打死他们。

   活该被打啊,太嚣张了,竟然这样欺负人。

   贺芷灵看着这帮重机厂工人,一半跑了,一半倒了,对我说道:“够了。”

   我说道:“这样就够了吗,亲爱的表姐,不是要打得他们个头破血流,以后不敢再出来嚣张吗。”

   贺芷灵说道:“我怕们的人下手重,出人命了。”

   我说道:“放心,不会的。让他们再打几分钟吧。等我抽完这支烟。”

   贺芷灵说道:“出了人命负责。”

   我笑笑,说道:“出人命,怎么可能,以我们的人多年的打架经验,说打到什么程度就什么程度。”

   贺芷灵说道:“行了。够了!”

   她担心真的会打死人。

   我电话给了强子,让收工。

   强子马上让手下们撤了。

   我们的人一下子撤了个干干静静。

   偌大的空地上,剩下的只有重机厂的人,鬼哭哀嚎着,被打受伤了。

   贺芷灵说道:“有几个没动的。”

   她指了指。

   我说道:“担心他们死了吗?看们员工,巴不得他们死了呢。”

   贺芷灵说道:“他们也只是打工的,受顾于老板,老板让他们干什么他们干什么,可恶的是主谋,不是他们。”

   我说道:“就像古代两个国家打仗,他们只是冲锋陷阵的工具是吧。”

   贺芷灵说道:“直接对他们老板下手,让他不敢再来闹。”

   我说道:“好主意。但是一般这种大老板,身家上亿,人家有的是高强的保镖,想要对付他们不容易。”

   贺芷灵说道:“来做。”

   我急忙摆手:“我做不到。”

   这么艰巨的任务让我去做,我可不想做。

   贺芷灵说道:“他们即使被打了,不敢这么嚣张,但是他们还是会来闹,因为他们老板不会罢休。他听文浩的话。文浩很难靠近,这老板比较容易。”

   我说道:“我真不想敢干这事。”

   贺芷灵说道:“钱。”

   我说道:“有钱也不想这么干,真的。”

   贺芷灵说道:“那在监狱等着被开除。”

   我说道:“又威胁我?以为我怕被开除出监狱?大不了我在外面好好干就是了,如果不是因为徐男她们,我愿意留在监狱?开玩笑。”

   贺芷灵说道:“还有的那些莺莺燕燕,谢丹阳,宋圆圆,朱华华,程澄澄等等等等。”

   我说道:“得了吧,莺莺燕燕,出来外面花花绿绿的大世界,找莺莺燕燕不是容易。”

   贺芷灵说道:“好,我把这句话送给她们,告诉她们,放弃了她们。”

   我说道:“别威胁我,我向来吃软不吃硬,开个价吧,帮也可以。”

   贺芷灵说道:“五十万。搞定这老板,切下他两根手指头,让他长记性。”

   我说道:“够狠的,我以为说只是打一顿就行。”

   贺芷灵说道:“那就打一顿。”

   我说道:“我试试吧,把他资料给我。”

   贺芷灵拿了那个老板的资料给我,我让强子去办了。

   贺芷灵一直在叮嘱我,不管是这件事,还是监狱里扳倒新监狱长的事,都必须要好好完成。

   我倒是想,可做起来不容易。

   尤其是监狱里扳倒新任监狱长的事。

   过了两天,强子跟踪到了那重机厂的老板,像我们平时教训人一样,教训了一顿,他保证说再也不会来惹啤酒厂了。

   我告诉了贺芷灵,然后问贺芷灵要钱。

   结果这家伙说没钱。

   我气炸了,直接在电话里开骂,说她不讲信用什么的。

   贺芷灵说道:“我有说不给了吗?我说的是这几天我还没钱,过段时间给。”

   我说道:“这不是赖皮吗?那我拿什么钱给我的兄弟。人家帮我干活了,不开这辛苦钱吗。”

   贺芷灵说道:“先帮我垫吧。”

   我说道:“我没钱!无耻吗,这不是要赖账。”

   贺芷灵说道:“说了过段时间。”

   我问:“过段时间,是过多久。”

   贺芷灵说道:“等下一批货款拿到吧。”

   我说道:“那出货都是直接现付的,什么货款啊?”

   贺芷灵说道:“好了这样子了,答应给的肯定会给。”

   我说道:“不给我以后不要找我帮做事!”

   她啪的挂了电话。

   靠,赖了我那么一大笔钱了。

   这说话不算数的家伙。

   没想到,刚挂掉了电话,贺芷灵走进了我的办公室。

   我在监狱的心理辅导室。

   她现在只是个挂职的普通的监狱工作人员。

   我没好气道:“钱呢?到底什么时候给。”

   贺芷灵说道:“我说了过段时间,急什么。”

   我说道:“我说了我要拿钱给他们啊,他们帮我做事了,我难道不给钱啊,我急什么?以为是我赚的呢。”

   贺芷灵说道:“赚的也有不少钱了,先用的垫上。”

   我说道:“这是算什么话嘛,我的钱是我的钱。”

   贺芷灵说道:“行啊,现在的人都那么多了,不需要来监狱干活了。”

   我说道:“本来就是不需要,如果不是因为不甘心,如果不是因为徐男,还有,还有她们,我真的不来。”

   贺芷灵说道:“我?舍不得我。”

   我说道:“是舍不得,舍不得死,看不得她们欺负。”

   贺芷灵说道:“哦,对我真好,我要感谢。我突然有一个很好的想法。”

   我问:“什么想法。”

   所谓的贺芷灵的很好的想法,一般对我来说,都不是什么好想法。

   贺芷灵说道:“对很有好处,对的将来,还有对我,都有好处。”

   我说道:“说嘛,到底是什么。”

   贺芷灵说道:“黑珍珠把她的人都交给了,把集团都给管了,那把她的团队都拉到手下,另立门户把黑珍珠踢开。”

   我愣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