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? ,,

   接着是敬酒甄洪。

   甄洪甩脸过去:“我不喝!成千王还不配有资格和我喝。”

   成千王自己尴尬的喝了:“洪爷,的心情我能理解。”

   甄洪骂道:“王八羔子,理解个毛。说话比什么都动听,张总,章姐,别听他嘴里的话说的,天花乱坠,死人都说活了,都是假的!这小子总是干这种事,我早就已经看透了。”

   成千王说道:“洪爷,这次我真的没有搞鬼,上次我兄弟和我说的时候,我拒绝了,我也不知道他自己真的去这么做了!”

   甄洪说道:“就继续撒谎!”

   我说道:“好了好了,先别吵了。”

   他们静下来。

   我对成千王说道:“说是兄弟做的事,对吧。”

   成千王说道:“对。”

   我问道:“说跟没有任何关系,对吧。”

   纯真容颜女生的纯真姿态

   成千王说道:“我兄弟安排的,让手下去做的,我并不知情。可是说没有关系,那当然不对,我作为公司的老总,我当然有不能推卸的责任。”

   我说道:“哦,还愿意扛起责任。”

   成千王拍着胸脯:“我们公司的事,就是我的事,我自己管不好他们,我当然有责任。”

   我说道:“好,有这句话就可以。成千王,不管这件事,知道不知道,还是到底是不是做的,都是们的人做的了。是们公司做的了。至于到底有没有亲自动手,我们这里,自己心里有自己的想法。有的人觉得就是做的,有的人觉得不是做的,有人相信,有人不相信,这点都改变不了别人的想法。”

   他点着头。

   我继续说道:“至于到底是不是做的,也只有们自己清楚。事实就是,们公司做的。对吧。”

   他点着头。

   我说道:“好,既然是们公司做的,那觉得,们该怎样才好呢。”

   成千王说道:“张总,谢谢的理解,章姐,洪爷,我成千王,没有做就是没有做。们发了火,对我们打击,我也能理解们的感受。”

   甄洪继续骂道:“理解个屁啊!成千王,都不让我们活下去了,我们凭什么不打击们。我想着要干到底,如果不是因为张总拦着,试试看我会怎么做!我坐下来跟谈?我灭了们!”

   我说道:“好了好了,洪爷,不要激动,伤身体。”

   甄洪停止了。

   成千王说道:“这件事,说一万个对不起,我知道对们来说,对不起也是不够的。做错事了就要承担,为此,我准备了五百万,给章姐和洪爷,赔礼道歉。”

   甄洪冷笑:“五百万?”

   我觉得甄洪挺好的,扮演了一个冷脸的角色,黑脸的角色,所以,得罪人的是他,我们是好人。

   不过,成千王也活该被如此对待。

   成千王说道:“对,五百万,洪爷,们两家看看,我们兄弟做的这个事情,就算了吧。”

   我说道:“洪爷觉得如何。”

   甄洪说道:“五百万,成千王,确定不是开玩笑。”

   成千王眼看我们不乐意五百万的赔偿结果,问道:“那么,六百万。”

   我们不说话。

   成千王说道:“几位大哥,这是我拿出最多的钱了。”

   甄洪说道:“们搞的赌博,两三个月就能赚到这笔钱了吧。”

   我说道:“洪爷,只谈我们这个事。”

   甄洪说道:“好,我们只谈我们的事,觉得这两百五十万,区区的两百五十万,就打发我们了?”

   成千王说道:“六百万。”

   甄洪说道:“三百万。一人三百万,平息事件,是吗。”

   成千王说道:“我道歉,这是我们的过错。”

   甄洪说道:“呵呵,章姐觉得呢。”

   章姐说道:“可以,我们可以接受。可是我们的船呢?”

   成千王脸色不好看了起来。

   我玩着手中的杯子,不看成千王。

   他脸色极其难看,一会儿后,他说道:“章姐,那是我兄弟做的,手下我也带来了,要是要赔偿,就跟他们要,我这边。”

   章姐打断他的话:“的意思说跟没关系了?”

   成千王说道:“我不是说没关系了,如果我这么想,我何必来谈和,赔礼道歉。”

   甄洪说道:“那是因为怕我们灭了们!”

   成千王说道:“洪爷,我是带着谈和的心态,来和们谈的,我们平静着谈了就是了,不用这个态度。如果们真的一下子灭了我们,也不会真的坐下来谈。我这样子也是为了我们几家着想,真要打起来,我也不怕!”

   甄洪指着成千王:“那就不要谈了!做错了事,难道我还和好好说,不成?现在是们求我们,不是我们求们!不谈了!”

   成千王说道:“我是想要谈的,但是这个态度,我怎么谈。张总,觉得呢。既然洪爷总是这个态度,干脆就算了!”

   成千王硬起来了,甄洪这么咄咄逼人的,确实有些过分。

   我说道:“大家还是好好谈吧,真正撕破脸了,对谁也没有好处。我们出来辛辛苦苦干活,挣钱,为了求财,不是为了打架。”

   成千王说道:“我是想好好谈,我现在答应赔钱,还这样子。洪爷,我尊敬,但不能这么过分!”

   甄洪说道:“尊敬我?还背后捅我刀子!就是人前一套,背后一套,人前尊敬,背后捅刀!”

   我说道:“好了好了,大家都先静一下静一下。没必要这么吵架。洪爷,那说,一家三百万,可以接受吗。”

   甄洪说道:“可以。”

   我说道:“那既然接受了这个钱,以后我们各自相安。”

   成千王微笑说好。

   甄洪也说行。

   章姐说道:“这个我接受,但是我们的船呢。”

   成千王看起来,不愿意赔偿凿沉的船只。

   章姐问道:“千王,我的船呢,这怎么算。”

   甄洪拿了一块鸡翅,啃了两口,说道:“成千王,我这边算是安下来了,但是如果下次那那边还搞什么小动作,那我可不会跟再废话了!”

   成千王说道:“自然的,自然的。”

   章姐说道:“三百万是另外算。我的船,怎么算。”

   我也看着成千王,说道:“千王兄,这个的话,我不知道们怎么想的,但是三百万虽然是一笔大数目,可买不到这些船呢。”

   当时也说了,谁弄沉的,让谁赔偿,双倍赔偿。

   那现在既然查到了是成千王弄的,就该让成千王赔偿,双倍赔偿。

   成千王给我们发烟,我们都不接。

   成千王自己点上了,那狐狸般的眼珠子滴溜溜转,说道:“张总,章姐,那个东西,真的,只能说我兄弟傻了!们还是找他吧。我这边的呢,我也准备和我兄弟分家了。那几个搞这个的那小弟们,我带来了,们找他们!”

   章姐说道:“玩我呢千王!”

   成千王说道:“章姐,我真不是在玩。看,我和兄弟本来一起做的公司,他也是有份,有人,他跟我商量着这件事,我不同意,他自己找人去干了。因为我们还是同一家公司的,所以我当然是有部分责任。可是本身不是我要去这么做,是我兄弟去做,所以我们现在闹得要分家了。谁做,谁扛责任。我已经很有诚意,说白了,这个黑锅我来背了,但是们不能让我背啊,我和他们都要分家了!”

   章姐说道:“成千王,一下子把责任推了个一干二净,玩谁呢?骗谁呢?这个事情,说是兄弟的事,就跟没关系,对吧。”

   成千王说道:“没有说没关系。我现在不也诚心来道歉的嘛,不然我来坐在这里干嘛。但是是我兄弟做的,我兄弟手下做的,虽然他们是我们公司的,但真不是我要他们做。们要赔偿,这个船是的确应该赔偿,们找他们啊!”

   章姐说道:“好,说的非常对。”

   成千王说道:“冤有头债有主,不能这些都扔在我头上,让我来扛着是不是。”

   章姐说道:“对对对,说的非常对。千王啊,那这个船啊,就不要赔了,我找们兄弟去。”

   成千王说道:“他们就在下面,我让手下把他们带上来。”

   我心里想,章姐这是什么意思呢,真的算了吗?

   那些船,可远远不止三百万这个数啊,就这么放过成千王。

   去找他的手下,他的兄弟?

   他兄弟不可能找到,因为在国外,找他手下,有用吗?

   背黑锅的手下,打死都没用。而且,手下也不可能有那么多钱赔偿。

   章姐让成千王把人带上来了。

   章姐看着这两个家伙,让人上去就是暴打了一顿,然后说们老大都说是们干的,那就找们要钱就是了。

   两个人被打得奄奄一息,跪地求饶。

   成千王手中的烟头,烟灰都忘了弹掉,转头别处,不看手下。

   为了不赔偿,可真的是处心积虑,舍得把手下扔出来让人打。

   两人一直求饶,说没钱什么的,再问,他们嘴里都是说是成千王那外国的兄弟让他们做的,他们没钱赔偿,要找赔偿,找成千王的在外国的兄弟。

   那个外国的兄弟,是不可能找得到的了。

   成千王为了不赔偿,把这事一股脑扔在了自己兄弟头上去。

   章姐说道:“千王啊,打也打了,赔偿这个事,我知道,不该找,找他们。他们没有,那我就找兄弟,是这个意思吧。”

   成千王烟灰掉落在桌上,他点点头,说道:“对对,找他就是了。”

   章姐说道:“这千里之外的,我们上哪儿找去。”

   成千王说道:“我可以提供一些线索给们,希望们也早日找到,我这兄弟,和我也有点裂痕了啊。”

   章姐说道:“好的,那就谢谢千王了。”

   成千王说道:“不客气,不客气。”

   章姐对后面站着的自己手下说道:“阿徽啊,麻烦就和我追债去吧。不过啊,阿里他们堵他们的赌场,跟我们是没关系的,对吧。阿里他们以后也不算我们公司的人,过段时间,开个会,把他们赶出公司吧,让他们自己混。”

   成千王脸色不好看了,说道:“章姐,这是什么意思。”

   章姐说道:“以为对付的我们的手下,就都是我派去的吗。是有些人啊因为当时和们公司有些过节,就是阿里他们,好像是去们赌场赌输了很多钱吧,所以才老是找们麻烦。这不关我的事啊,是他们自己要这么做的。找我,我也有些责任的,因为我管不好手下们,要不找阿里去说去,是他们砸们赌场的。不好意思啊,我管教不到,过了这些天,我马上就开除他们,他们另立门派,都不关我事了。”

   章姐这招用得好啊,直接活活套用成千王的这推诿推脱的这一招了,成千王说自己手下和兄弟做的,不关我事,我章姐也可以说是我手下砸们场子,不关我事。

   章姐牛,聪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