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“你们准备好没有?!”聂兆负手而立,一股强横的劲气从他身上散发出来,节节拔升,掀起阵阵狂澜。

其实在点香的那一刻,比试就已经开始了,聂兆现在的举动,可以说是给云轻言他们放水,也可以说是……根本没看得起他们!

一阶尊阶……二阶尊阶……聂兆的气息还在往上走,直到六阶尊阶才堪堪停下。

然而不管是云轻言还是季斯文都感觉到了,这并不是他的部实力。

此时的聂兆,应该是压制了修为。

“好了!”云轻言点了点头,一声落下,身体爆射而上!

“炎阳爆!”季斯文口中厉喝,操控的火系元素在聂兆脚下爆裂开来,强横的力量炸裂!

一动手,便使出了自己的最强杀招之一!

有意思!聂兆眼中光芒一闪,一个旋身,以一种不符合体型的飞快速度闪避开来,炸裂的火系元力在他一米外爆开,升起的星元力阻挡了爆炸的余波!

紧接着,他感觉脑后一阵冷风袭来!

几乎想都没想,聂兆右脚后跟用力,手中星元力推送,朝云轻言一掌对轰而去!

六阶尊元师的星元力,云轻言怎么会直接接下?!

浅浅笑颜纯净少女令人着迷

她身体以一种诡异的姿态旋身一扭,宛如绷直的利箭,贴着聂兆的右手划去!

那恐怖的星元力从她三寸处横扫而过,里面蕴含的力量让她心惊!

聂兆随意一击蕴藏的力量,起码是当初元丁义的百倍!

元者一阶和六阶的差距,竟然恐怖如斯!

趁着聂兆一掌打空,云轻言侧身贴过去,手中锋利的薄刃往他脖颈上送去,云轻言冷冷道,“你输了。”

刀锋搭在聂兆脖颈上,云轻言就没有再寸进一步,毕竟,这只是一场比试,她并不想伤人!

“哗!”围观的人爆发出一阵唏嘘声!不会吧?战斗结束的这么快?这真的是未入学新生和副院长之间的战斗吗?

不同于他们,邹毅等人则目光沉凝,不像他们一样仿若看到了战斗结果。

诚然这两个小家伙从出击、袭击,配合得完美无间出其不意,但宗阶和尊阶的差距,并没有这么容易跨过去!

林子骁在最初看到云轻言他们出手时惊艳了一把,现在看到云轻言把匕首抵在聂兆脖子上时反而眸色淡淡,显得十分平静。

寒锋抵在命脉之上,聂兆脸上并不见什么慌张,反而畅快地笑了起来,“小家伙们,我刚刚还真是看走眼了!”

云轻言的速度和季斯文炎爆的威力,都让超乎他的想象。

“不敢,如果这么容易我就栽在你们手上,我老聂以后还怎么在第一学院混下去?”聂兆亮出一口闪亮的大白眼,眸中却闪烁着嗜血的战意。

“战斗,才刚刚开始!”

随着那最后一声雄浑的大喝落下,一股强悍的星元力忽地从聂兆身上涌出,像是威力巨大的气波,朝云轻言冲击而去!

云轻言刚想将自己手中的锋刃往上一松,却感觉手中的匕首像是遇到了更坚硬的金属,再不得上去分毫。

看最新最全的书,搜